爱慕华晨宇,就初中第一次在快乐男声上看到的时候,就很爱慕,就感觉嘛,但是当时他的音乐,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后面大学了我们宿舍有个女生是花粉,就微信昵称是花花出去聚会拍照的小手势是花花家的,会攒钱买专辑买演唱会门票的那种。怎么说呢,他向来是老诚实实的当歌手,没有乱七八糟的这啊那啊,就感觉挺好的,他的音乐部分觉得超有感觉就会加歌单,部分体味不到的就略过,感觉也不是一定因为什么爱慕吧,是对于这样一个做自己职业的,性格有些可爱的人,我觉得没有不爱慕的理由。   固然,不管他的作品是否符合我的审美爱好,都不影响我印象中的华晨宇,是一个笑起来有点可爱的人,他是我从出道就开始听歌,迄今为止追过最久的人,换而言之,他代表了我的青春。还有一个回顾点就是,爱慕华晨宇是我发小把我领进门的,我和发小打三岁起就在一起耍,不过很惊奇我们永久都没有在同一个学校过.,幼儿园没有,小学隔壁,初高中就更惨我去了长沙她在故乡的学校,上了大学就直接隔省了,不过能成为闺蜜,肯定是有特殊的缘分。   我们总是能在一起聊好多好多,即使彼此没有参与过对方的生活,却总是想把全部分享给对方。回到正题,我想花花应该是我们之间最好的纽带,两个人一起爱慕同一个发光的人,一起听同一首歌分享心情感受,一起欢呼尖叫。我想追星真正追得是那份情怀,是你追星时的那段快乐执着热忱而珍贵的时间。想起之前非正里熊浩说的,追星可以给人带来前行的微光,而我们自己才是自己生命里的超级英雄(大致意思是这样?)我想我爱慕花花,不仅是因为他的音乐,更重要的是我能因为他拾得生活的一点点小确幸叭。   下面是黄金八点安利时间,花单之首:《烟火里的尘埃》,这是我小时候最有共鸣的一首,所以也是最有情怀的一首。为什么说是小时候呢,因为那时看的事情少无数东西都想不明白,又无法排解。这首歌完完全全符合我当时心情写照,还自诩是个外星人。现在想想当时的苦恼有多傻b,说外星人再看看现在自己沙雕的小模样倒也大可不必。不过人嘛,总得给自己心房留一块地方享受孤独的。除了情怀,这首歌的词曲也很棒。   然后:一系列搞怪歌《世界是个动物园》、《忧伤的巨人》、《枕边故事》(这首偏安眠曲型故意思),《我的滑板鞋》(花花改编),我比较爱慕这种听起来有味的音乐,其实《癌》这些也算,但不叫搞怪,就是形式内容很新颖。再就是:必须吹一波《新世界》,这真的不是带粉丝滤镜。我看到好多对华晨宇的评价,有说什么他在抽风啦,歌唱像是在发癫啦,还有些客观点的说他没有处理好群众小众的关系。我觉得叭,他自己其实不是会特殊在乎是不是符合群众口味的。   哪怕他心里在意(像歌手上tia淘汰他说有点怀疑自己),他仍然会坚持自己的目标,做新的音乐,为华语乐坛(现在好讨厌这个词,好多人都用这个词阴阳怪气的挖苦花花)提供向上的社会意义,所以他音乐的格局是很大的,好多人看花花,是带着世俗眼光,带着娱乐圈固有的一套东西去掂量的。所以不懂得是正常的,讨厌也是在所难免。要是人人都爱慕,那我们花就不叫火星人了。最后只想说,你可以不爱慕,但你不能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