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刀郎风头正火的时候突然退出了音乐界,《情人》、《战友》、《披着羊皮的狼》、《黄玫瑰》、《西海情歌》等等余温尚在,搞得群众一脸懵圈。即便是他退出的那几年从新疆大漠到繁华都市,哪怕走街贩卒,到处是刀郎那干净而豪旷的嗓音。   他不仅唱歌得很好,而且在作曲和填词方面也是一流的。香港乐坛教父级歌手校长谭咏麟那首《披着羊皮的狼》便是出自刀郎之手,此曲一出就拿到了年度冠军曲目“港台十佳金曲”等多项荣誉。   百姓音乐与主流音乐之争   随着刀郎歌曲的风行,传唱度也越来越高。甚至乌鲁木齐的八楼也因刀郎而出名。然而2010年评选“十大影响力歌手”时,闪现了意外。这是刀郎正式出道的第六个年头。那英看着推举名单上刀郎的名字,最后使用了一票否决权,那英表示刀郎的歌曲不具备审美感,上不了台面。   那英也承认她们这些大牌歌手销量的确不如刀郎,甚至说出了那句,“ktv里唱刀郎歌曲的都是农民,刀郎除了销量没有一点可以入选的资格!”至此那英也看不起宽敞农民而受到了宽敞网民的批判。那英回应是欣赏不来刀郎的音乐格调,不是看不起农民。   一时光乐坛大腕纷纷站队那英,甚至汪峰也力挺那英,“刀郎的歌是风行音乐的悲伤”。而高晓松说:“我可能会将刀郎的专辑直接丢进垃圾桶。”这些刺耳的话语刺激着刀郎的自信心,在全国巡回演唱会后他拒绝了很多活动和采访。至此刀郎挑选了退出!真是那英一言误平生啊!   说说艺术   艺术是没有边界的,那些大牌儿评论刀郎的话我一点都不认同。音乐是没有阶层和边界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了京剧、快书、京韵大鼓还有民谣。每一类人都有唱自己歌曲的权利,没有什么高级不高级的。   要说古代无数诗歌都是花船上唱出来的,难道我们的歌曲只能爱来爱去吗,艺术源自生活才对,哪怕唱刀郎歌曲的全是农民又能怎样,农民艺术也是艺术,没有上下贵贱之分,也许就是主流音乐里面脂粉气太重,都市滋味太浓才没有了那丝丝的地气和阳刚!   在他低调生活的岁月里,外界的平息了无数。他还回到了新疆,继续致力于写作,仍在创作自己爱慕的民族音乐。他也逐渐能够接受外界的各种声音。刀郎说:“爱慕还是质疑都没有关系,因为我们最终将被所有人遗忘。”   时隔多年,当再次看到刀郎重新闪现在公众视野中时,站在舞台上的那个人十分平实,没有标志性的黑色棒球帽,也没有头发。他穿着活跃的广告衬衫,还捎带着工牌。   舞台下的少数观众可能会认为这是来现场的工作人员。但是当他开口时麦克风里传出嘶哑的声音,所有人开始欢呼这就是“刀郎”!   说实话艺人假如离开观众的视野后再次火起来是十分艰难的。人的一生也会有无数的质疑声音,我们需要谨守本心。就像刀郎说的那样,“不管什么乐坛地位,最终可能都是音乐的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