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电影网讯 6月23日晚,一场名为“遇见·再见”的线上演唱会,宣告了火箭少女101的正式解散。活动在当晚霸榜热搜,体质清奇的杨超越更是再次凭借一句引起共鸣的“我每天都好焦虑啊”成功出圈。

11个人的组合,最后的“毕业典礼”舞台上却仅有10位少女:在解散倒计时2天时,火箭少女101官博发文称,成员李紫婷由于健康原因将无法如约登台表演。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她们成团的那一天,因为运营公司哇唧唧哇与原生经纪公司之间的分歧,导致原本备受期待的出道公布会一拖再拖,最终仅有8名成员出席。如此充满戏剧性的开头与结尾,多少给火箭少女及她们的粉丝留下了“意难平”的缺憾。

回看成团以来的成绩,“炒团”(火箭少女101昵称)在一众同行的衬托下已经堪称优秀——巅峰出道,同年凭借歌中一句“焚烧我的卡路里”轻松出圈,综艺节目、杂志代言、影视演出等资源更是源源不断。 然而,“101系”选秀模式的制约、团体运营缺乏规划等等临时无解的矛盾,让曾被外界寄托厚望的“中国第一女团”,未能在这两年当中打破内娱组合出道后“雷声大雨点小”的为难宿命。

就在火箭少女101解散前一个月,《青春有你2》才刚刚声势浩大的官宣了9人新女团the9,而师出同门的《制造营2020》更是热切等待着下一个“炒团”的诞生。这个产业永久不短少前赴后继的新奇血液,但入局之后呢?各自飞行的火箭少女101,会不会就是“虞书欣们”的将来?

“聚是一团糊,散是满天星”限定团何必总是处境为难? 李紫婷将缺席辞别演唱会的消息官宣不久,运营团队就被愤慨的火箭少女101粉丝骂上了热搜。 小紫作为“101系”选秀节目的忠实爱好者,算是“炒团”的一枚路人粉。官方公布消息前几天,她已经在李紫婷的个人账号上看到她去医院挂水的照片:“好几天熬大夜彩排,结果到最后连解散演唱会都不能参加,其他成员的状态也都很不好。”

李紫婷描述自己的身体状况 然而比起自己追的男团ninepercent,她又毫不掩饰对火箭少女101的艳羡:“起码出道跑路事件后,她们一起活动的时光不算短,团综有好几个,还开过演唱会。”小紫直言,站在ninepercent粉丝的角度看,火箭少女101就是国内限定团里运营最好的一个。 自2018年《偶像练习生》、《制造101》重新定义“偶像元年”后,内娱至今已经推出ninepercent、火箭少女101、新风暴、black ace、unine、r1se、the9等多个限定男团、女团,而无论是已经解散还是刚刚出道,其他人的资源和策划都远不如炒团“良心”。

unine以当中热度最高的《偶像练习生》出道团ninepercent为例,作为内娱诞生的第一个限定模式组合,整个行业对他们的将来充满期待。然而,成团后的18个月里,9人合体时光不脚60天,平台许诺的团体资源多数没有兑现,甚至连解散团综和专辑都是分开录制。 引入限定团模式后,多档选秀节目在播出时都取得了超高的热度。而一旦出道,运营团队与原生经纪公司之间的利益冲突、对团队的开展诸多制约等又成了惟独饭圈内部才会关注到的隐疾。

ninepercent “聚是一团糊,散是满天星”,许多粉丝都曾用这句话调侃过自家团体为难的开展现状。当蔡徐坤、范丞丞、周震南、孟美岐、杨超越、虞书欣等高人气成员不断通过个人活动扩大知名度,他们背后的团体却在一定程度上“名存实亡”。我们在本周随机搜索了“孟美岐、杨超越&火箭少女101”、“虞书欣&the9”的网络指数,几位成员的个人成绩均倍杀所属团队。

“一些国内的经纪公司目光比较短浅,做团只是为了挣快钱。”小紫说出了自己“阅团许多”之后的真切感受。尽管每个团体在出道前夕都能获得运营公司画出的“大饼”:专辑、团综、演唱会……但平台不是慈悲家,如何在限定的时光里制造最大的商业价值,才是他们在运营过程中首要考虑的因素。 这一过程中,成员原生公司也会理所固然要求分一杯羹。作为“娘家”,他们眼中的“选秀”就是练习生培养道路上的一条捷径,节目中短时光内爆红聚集人气,出道后,“限定团”便成了可有可无的跳板,归根结底艺人还是要回到原公司继续制造收益。

r1se男团过去2年里,各方也针对限定团不断优化规则:《制造营》出道团r1se被安排了更多的组合资源,《制造营2020》的妹妹们则被要求签订长达4年的合约。但这些调整在短时光内兴许收效甚微。ninepercent成团后一年,爱奇艺也曾趁热打铁举办《青春有你》,结果出道团unine毫无水花,未出道的选手们甚至已经马不停蹄赶去参加下一档选秀节目。 显然,内娱仍然没有适应限定团的玩法。

《制造营2020》成团在即“团魂”or“独美”火箭少女101是虞书欣们的将来吗? 不只是平台、公司之间的磨合,许多限定团体成员在这种模式下也同样感到迷茫。 奶茶商振博所在的团体black ace通过2018年的选秀节目《以团之名》出道,这段时光正在和火箭少女101、r1se等组合一同录制舞台综艺《炙热的我们》。

在我们此前的采访中,一直耿直的奶茶直言,限定团开展很难超越永久团队:“限定团的最大缺陷就是没有长时光在一起培养感情的过程。大家有各自的工作,想得是(各自)如何开展,没有人考虑怎么留下一个好的作品,一个好的舞台。” 培养默契的时光恰好是限定团最稀缺的东西。同样是在《炙热的我们》节目里,火箭少女101成员傅菁也表达了与奶茶相似的遗憾:“我们出道快两年了,但舞台的数量,我掰着指头都能数得清。”令人唏嘘的是,临近解散的最后2个月,火箭少女们终于有了大把时光聚在一起,随着节目中《怪美的》等表演出圈,许多路人才终于有机会get到她们的舞台魅力。

火箭少女101另类改编《怪美的》 无论火箭少女101,black ace还是ninepercent,舞台、团体活动的稀缺,一方面要由运营公司“背锅”,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多年以来内娱并未建立起真正适合偶像产业的开展环境:仅仅引进101系模式并不脚够,离开选秀节目,这些团体的艺术生命该在哪里连续?

小紫直言,相比临近的韩国、日本娱乐圈,“内娱没有舞台环境,各种打歌节目以及相应配套的综艺都没有,比完赛的团体就等于失去了唯一的舞台,等待他们的惟独上综艺、演影视剧。” ninepercent还未解散时,所属平台爱奇艺就曾短暂推出一档名为《中国音乐公告牌》的打歌节目,但仅仅12期后就匆匆收官,并未形成气候。

通过观看成员们出道后的行程,不难创造当中多数人在迅速“转型”:就在火箭少女101解散的第二天,杨超越的认证已经迅速改成了演员、歌手,而在团期间,她与成员孟美岐、吴宣仪等均已参与过多部影视作品的拍摄,并单独常驻多档综艺节目。

杨超越微博认证改为:“演员、歌手杨超越”原本应以唱跳为主业的偶像,在失去舞台后被迫朝着“多栖”开展,也加速了“团魂”的分崩离析。当个人开展与团队行程难以兼顾,成员间人气闪现越来越大的断层,公司和粉丝也会希望艺人解绑“独美”。 事实上,内娱真正追“团”的粉丝数量本就不占多数:“从节目播出时就多是one pick的‘唯饭’,都不乐意为团体活动买单,许多限定团成员的唯饭巴不得组合连忙解散。”小紫说。

火箭少女团综《横冲直撞20岁》现实让身处限定团的艺人们也陷入两难。“团队最厉害的东西是什么,这不是场面话,团队最重要的是你把它当成工作,还是在为彼此(的渴望)奋斗,这种感觉差太多了。” 奶茶直言,许多时候,当自身开展与团队资源无法匹配,他甚至会陷入迷茫和自责:“我不知道我能为这个团做什么。我可以自己开展,可以参加跳舞的综艺、谈天的综艺、搞笑的综艺,那既然我什么都可以(单独)去做,我还在这个团里干吗呢?”

奶茶所在的blackace男团 小紫说,101系选秀节目许多时候就像替人造梦,决赛夜之后,梦就醒了,大家都要回到现实。昨日火箭少女101的“毕业典礼”上,当女孩们再次唱起那首熟悉的《制造101》,许多人就好象再次回到了那个真情实感打投的火热夏天。 火箭少女们有“团魂”吗?我想,看过团综《横冲直撞二十岁》的人都不会怀疑11个女孩的感情。这也让我们更为这个曾经在2年里无限靠近“中国第一女团”的团队感到小小的遗憾。

开篇我们曾提出假设,今天火箭少女101是否就是“虞书欣们”的明天?当下,这兴许已是成团之后的最好结局,但我们更希望看到她们一起渐渐改写内娱偶像团体的将来规则。